明升88

明升88

明升88

明升88 > 

【大家说】马伟:我的启蒙老师戴步章

2022年05月 12日 14:38 | 来源: 杭州晚报-明升88 | 

马伟

1994年的冬天很冷,那天上午天空飘起了小雪珠。我带着广陵文化中心朱祥生先生开出的“介绍信”,有些胆怯地走进了教场碧螺春巷,敲开了戴步章先生家的木门。 戴先生家是典型的杭州民居“对盒子”三间两厢,一个小天井,朝南堂屋里面坐着七十余岁的戴先生,深灰色中山装和蜡黄色硬塑料框深度眼镜。这样的形象使我怎么也与杭州评话艺人联系不起来,倒是更觉像一位中学老师。戴先生并无客套,指着板凳让我坐下。这一坐下,就是整整10年。

在戴先生门下启蒙学习并非一件轻松的事情,戴步章先生出身评话世家,他的父亲是大名鼎鼎说《西游记》的戴善章。他见闻广博,要求严格,比如我与他学习的第一段书是《隋唐·斩张昆》,他采用了最传统的“口传心授”法。即是他开始口述15分钟,不允许我录音,不允许我笔记,只能用耳朵听。这对于14岁的我,是一件痛苦至极的事情。因为十多岁的我甚至无法弄懂《隋唐》的多半词赋语句,在他口述一遍之内记下所有更是不可能。他照例会再说一遍,如此反复三次。我则需要回家背书。下次还课如有错漏免不了一顿严厉批评。但还课点评之后的时间却是我最开心的,因为戴先生总会漫谈一番,书坛往事、艺林趣事、亲身所历、读书心得、天南海北、神采飞扬。

1997年我与戴步章先生在报考杭州曲艺团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,上世纪90年代末的杭州曲艺极不景气,行业衰败,青黄不接。他反对我将曲艺作为饭碗。并非先生不爱曲艺,他的反对全是源于对我这个学生的关心与爱护,因为他知道“吃开口饭”有多难,他清楚市场的严峻,他了解未来的路有多难走。所以他反复提醒我“说书这碗饭不好吃,真喜欢可以业余玩玩。”但我却初生牛犊不怕虎,因为太爱曲艺,坚持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

戴先生心胸极为开阔,一心为学生的成长着想,从无门户之见。当我开始进入杭州曲艺团正式学习王派《水浒》时,他对我说:“这是你的一个新开始,既然干专业就干好,王少堂的书我听得多,你有什么不懂也可以来问我。”

在戴先生那,我的很多难题得到了解决,比如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购得一段王少堂先生晚年的录音,但对于大师的很多地方的处理很不理解,于是我去请教戴步章先生。他听了三遍录音后斩钉截铁地对我说:“这是一段王少堂先生晚年的作品,晚年的王少堂不是王少堂。”我表示不解。他跟我说,40年代王少堂到了艺术的巅峰,形成了王派的鲜明艺术特色,而晚年录音时的王少堂却受到年龄和精力的限制。他更是演示起亲眼所见过的,王少堂先生壮年和稍晚时期的表演,形象生动,一针见血,顿时化解了我的困惑。

走上工作岗位后,无论多忙,我演出“跑码头”回到杭州总是第一时间去先生那坐坐,给他讲讲外面的见闻,说说台上的趣事。每次他必然问我:“最近读的什么书?”我报上书名,他总有点评:“说书要多读书。”戴先生总是这样提醒我。这六字如同警钟,至今不时敲响在我的耳畔。

上周和一位曲友聊天,他说:“人生若可以分为几个阶段,每个阶段都需要有人的引领,这个人决定了你这个阶段可以达到的高度。”我是幸运的,因为在青春期可以拿到那封“介绍信”认识我的启蒙老师戴步章先生。

作者简介:

王派《水浒》第五代代表性传承人,第九届中国曲艺牡丹奖表演奖得主,杭州曲艺研究所副所长,中国曲协评书艺术委员会委员。


责任编辑:煜婕

明升88新闻热线: 明升88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明升88”或“杭州日报”、“杭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杭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